山里岚岚

每天每天都有一些好玩的事,要好好的记录呀,每一天都是不同的!要快乐,要感恩,要好好生活.

不觉(华山×华山)

还是把楚留香下回来了。

我午睡起来,点开已经下好的游戏,有点忐忑登录了两月不玩的华山号,等待中忍不住唾弃自己:有什么好激动的,反正也没有好友,没有人挂念我,也没有什么未读消息…当初不正是因为一个人单机到觉得十分无趣才把玩了半年的楚留香卸掉的吗,开学也只是个借口罢了,都大学了也会自控,难不成一周玩下游戏的时间都没有了…我用这个做借口,还是离开了这个虚拟的世界。

因为我要离开你。

我不能相信虚拟的世界,其实挺可笑的,我一边在寻找好友,寻求一份虚拟的温暖,一边又不相信这份情感是真的…本来就是虚拟的世界,这样已经可以了,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去怀疑…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怀疑,你对我好,关心我,我会很惶恐,默默在心底拒绝…你不关心我我告诉自己“游戏就是这样的,没什么好奇怪”我觉得我应该要离开,这虚拟的世界总能牵动我的情绪,这对我来说不是件好事,我应该放弃不切实际的梦。

所以我和你告别,让你不要挽留我,不要想念我,我要等我回去,我说我开学了,没有时间玩游戏了,寒假有时间会回去的,你不想我走,但我知道你的好友很多,虽然我们华山穷,但是你挺受欢迎的,我看着你的头像,有点想哭又挺想笑的,但是转手就关了游戏界面,让代表这个游戏的图标从我的手机界面上消失。

结束了。

两个月说快也快,开始的时候我会常常在发呆的时候想起我们一同走过的江湖,你抱着我在江南的湖面上飞,结果一起掉到水里,因为我耐久不行轻功也不行,但你还是抱起我,然后起来再飞,再落水,抱起我起来再飞,因为我说想拍照,后来我不好意思了,说不拍了,因为我拍照技术不好,难得拍几张好照片,你还是想带我多飞下,你说没事呀,哈哈挺好玩的,后来就把壁咚和你是我的都拍了照片,我很穷,你也很穷,但是那些动作你都买了,你说要和好友玩,但是你老是和我玩,暑假父母都去北方工作了,就留我一个人在家,我很孤单,心情也是时好时坏,有时候我和你说,你安慰我,时间一下就是几小时,你是个上班族,只要晚上和中午午休的时候才能上线,我觉得自己耽误你玩游戏了,你说没事啊哈哈,你说我和你说不开心的事是相信你,把你当成朋友,你很开心,我不和你说话的时候,你会发一句“小六小六,在吗”,我不会的话,你也不会发别的了,我觉得我自己不应该和你说不开心的事,女孩子的心情就像是六月的天气,时晴时雨,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折腾,觉得自己作,但是你还是很好的和我说话,逗我开心,把我拉到队伍里,带到你家弹琴给我听,带我去你的秘密基地埋宝贝,因为我的宝贝老是被盗;你很皮,但是你知道我不皮,所以你不和我说你皮的事情,我不知道你和别人玩张口就让人叫你爸爸,对人嚣张得很,我从你好友的口里知道了些关于你的趣事,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诧异,你原来还有这样一面,因为你在我面前从来都是好声好语,鸡鸣寺上不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只要你在,我发消息给你,你是一定会带我上去的,不用觉得自己是麻烦你了,因为你从来不会嫌我麻烦你,你说,有事就找你,连小六这么普通的名字都被你叫出了一种亲昵感,真的,暑假因为你,我留下来美好的游戏回忆。

但是我还是离开了。

原因复杂,我师傅离开了,他曾经说,我是他理想中的徒弟,但是我没有做好,我没有在他需要的时候陪伴他,他和好友闹掰了,曾经他们真的很要好,但是还是闹掰了,我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敢问师傅,也不敢问结义队友——曾经我们都是结义,师傅带我进来,氛围那么友好,可是我没有足够珍惜,最后分崩离析,只留下一段美好而短暂的回忆。

其实我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但我不想这样结束。

这样残酷的,撕裂了美好之后结束。

我应该离开了。

所以我离开了,再和你道别之后,把自己打本好不容易攒到的衣服寄给你,然后离开。

后来我慢慢的把这些风月都埋在心里,大二的课程增加了很多,几乎天天满课,我忙着专业知识,忙着做英语试卷,忙着自己的生活,只要偶尔,只有偶尔才会想起你,想起我曾走过的江湖,我曾与你共赏的风花雪月。

其实我不应该提前回来,但是一首大梦不觉让我真的很想回去看看,哪怕就一眼,所以趁着专业课结课实习准备之前的这段时间,我把楚留香下来回来。

有点陌生的节日活动界面,世界依旧沸腾的刷着各种消息,熟悉的场景,以及,那一声小六。

我回来了。


猫猫真可爱~